一个无趣的人

1

每晚回忆一件过去的事,确保自己活过了。

13岁的时候,我爸要用到电脑做事,家里只有一台电脑,他不用的时候我可以玩。

有一晚,网页出了问题,我爸吼我,我说我什么都没做,但他还是很生气,我不知道他骂了我什么。

当时我很难过,我不是被骂一下就要去死的人,我只是多年来都在这种环境里,摔碎了一个碗都会被辱骂,连个垃圾都不如。

所以我想,我当时应该是真的累了,我想去死,但我不够勇气,我就站在门外,外面是个很安静的黑夜。

是个秋天,叶子沙拉拉的。

我仔细思考了自杀的方法,然后开始为还没到来的窒息感到害怕。

所以我没死,过了会儿我就进屋了。

这时我爸知道是网页显示有问题,不关我的事。然后他放缓...

交叠的手

我奶奶死的时候,我还在读小学5年级。

是个夏天,那天不是周末,早上我被摇醒,看到了从窗户进来的阳光,还有我爸,我爸说,小妹小妹,起来了,奶奶过世了,你起来然后去上学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睡一半被叫起来实在恼人,我说好,我爸就走了。

我现在回想起来,才发现我忽略了我爸当时的情绪,他的声音有点抖,脸上挂了紧张的强行扯出来的微笑,眼角有点红。

可是这些我当时都没有注意到。

于是我起来,我的脑子对我爸的话还没概念,听进去了又没听进去。

我光着脚,经过我奶奶的屋,看见她躺在地上,脸上盖了块布,我站在那里看了一下,她的身体有点僵硬,是在地上躺了一夜的冰凉,也是我脚底下的冰凉,脸上盖着的布有...

【黑月】后日谈

尊田系:



说实话他还没有缓过神来。


我的意思是,当黑尾朝他那位“徒弟”走过去的时候,然后一把抵住他后背的时候。


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他,毕竟我相信看过这场比赛的人基本都和这位副攻一个状态,更别提这位做事总是不爱拿出百分之百干劲的、此时此刻打了满满当当三场比赛的排球少年。


他实在是太累太累了,况且他做事总是习惯性地会慢半拍——影山那个说话不留情面的王者大人总是不太满意他手下这名MB进入比赛状态的速度,他太慢热了——所以即便是裁判吹响了最后的哨声,月岛还是没能从比赛的状态中回过神来,以此体现出任何的兴奋或是放松。他只是弯着脊背,垂着脑袋,一动不动地...

,,

I don’t feel alright 

关于雨与童年

小时候,家门前有条一米多高的沟,从村头通到村尾,下雨天的时候水会涨起来,有时候会涨到水都快淹出来。

水一涨,沟里就有鱼,有大的也有小的,不知道这些鱼哪来的,还会有蝌蚪,一些小鱼很喜欢贴着沟边游,所以每次下完雨必做的事情就是去捞鱼玩。

我记得有一个午后,在家做作业,没写完发现一场大雨已经停了,我丢下笔出门看见天上有道彩虹,又一看沟里已经涨水,有几个小孩子已经在沟边玩了。我去我们的杂物间里找出几个吃完的塑料果冻杯,有心型有圆形的,偶尔边边还会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膜,拿着塑料杯就贴在地上,两只眼睛到处看,发现有鱼后,先小心翼翼地在远处探入杯子,再慢慢的靠近,有些机灵的鱼在你靠近前就迅速跑了,傻一点...

我是一个独行侠
风花雪月拦不住我

我所向即我心

好累啊,好想哭
过得太没有意思了,好想拿刀给自己划一下,我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。
我有自虐症

1 / 4

© 行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